中泰证券梁中华:美联储还会降息几次
分类:科技金融时代 热度:

  

中泰证券梁中华:美联储还会降息几次

  梁中华:降息和扩表不会同步,次贷危机时的经验已经表明这一点。当时美国政策利率先降至低位,之后经济还是低迷,而且通缩风险很大,所以进行扩表。当前美国政策利率比当时高的多,如果经济增速出现下滑,应该也是先降息,然后利率降到低位后,如果经济还是不行,再进行扩表。

  问:目前世界上实施负利率的央行有哪些?如果主要国家和经济体都开启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空间是否足够?会不会引起新一轮资产泡沫?

  不过下半年如果经济增速放缓快的话,我们认为其实国内是存在公开市场降息的可能的。再加上降准或定向降准的政策,可以引导银行间资金利率再下一个台阶,维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

  问:美国利率政策传导机制是怎样的?将对其它国家和经济体的货币当局产生怎样的溢出效应?

  问:如何看待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和美元汇率的关系,如果美联储开启降息周期,是否会威胁美元的货币霸主地位?

  问:欢迎中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梁中华老师做客今日头条财经频道《大咖策略会》访谈栏目!梁老师你好,美联储10年来首次降息,主要原因是什么?

  梁中华:目前实施负利率的央行主要是欧元区、日本、瑞士、瑞典、丹麦等。如果要开启新一轮宽松,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继续降息,但空间并不大,负利率的影响无法评估。所以更多还是要采取第二种方法,进一步的量化宽松政策刺激。不过08年以后的情况来看,这些政策实施的效果并不是很好,量化宽松放出来的货币很大程度上没有流入实体,而是以超额准备金的形式在央行账上存着,资产泡沫的推升也比较有限,尤其是房地产作用不大,主要在股市。要改变这一困境,归根到底是改变长期的通缩预期,而这又是人口决定的,短期内很难见效。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但是我们认为基准贷款利率降低的可能性比较小,当前情况下,央行定向信用宽松、科创板对实体和新经济融资已经发挥一定作用,再降低基准贷款利率的话最受益的恐怕是地产。但7月政治局会议已经再次强调房住不炒,且明确指出不以房地产刺激短期经济,降低基准利率可能性也不大。从利率市场化的角度考虑,基准利率未来要并轨到市场化的利率,LPR可能会成为重要的贷款参考指标。

  梁中华:美联储直接影响的是短端政策利率,但存贷款利率受短端利率影响比较大,比如美国存款利率走势和联邦基金利率几乎完全一致,贷款利率中的LPR也是在短端利率基础上加成300BP得到的,所以利率的传导更多是从短端到长端。

  梁中华:在美联储降息之前,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已经走低了很多,美股也突破前期高点,反映了较多的降息预期。但美国经济增速没有下滑很快,降息节奏也没有之前预期的那么高,所以鲍威尔讲话的“鸽派”程度没有预期那么强的时候,美债、美股均出现一定回调。但长期来看,我们认为美债利率或横盘震荡一段时间,仍有下行空间。

  考虑到美元的霸主地位,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动对利率自由浮动的发达国家影响相对有限一些,因为汇率很快调整到位。但从历史角度看,美国货币政策对新兴经济体的政策和经济都有非常大的影响,尤其是我们的研究表明,美国加息周期和历史上每次的新兴市场危机都有一定联系。但当前美联储开启降息周期,其实新兴市场的汇率压力也会小一些,政策空间要大一些。

  而且美元霸主地位的形成既有历史原因,比如布雷登森林体系,也有美国稳健经济的支持。往前看,我们认为美元的霸主地位很难撼动,过去几十年,也只有欧元影响力可以和美元稍微较量下。

  梁中华:本次美联储降息,并且决定停止缩表,主要还是因为美国经济的放缓。虽然美国就业数据相对稳定,但就业是滞后指标。GDP同比增速回落至2.3%,为2017年以来最低,投资是主要的拖累项。美国7月Markit制造业PMI更是下滑至枯荣线,美联储最为关注的核心PCE通胀同比降到了1.6%。在全球经贸减速趋势下,美国未来经济依旧不乐观,预计会继续放缓。

  梁中华:美债利率的倒挂主要还是货币紧缩的结果。因为美国短期国债利率受联邦基金利率的影响比较大,所以每当联邦基金利率有所变动,短端美债利率很快调整到位。但美国长债收益率更多决定于美国长期的经济增速,对短端利率的反应没有那么灵敏。而美联储加息的话,对美国经济增速有打压,压制美国长债利率。所以往往加息到中后期,短端利率由于很敏感抬升到了高位,但长端利率上行速度越来越慢,导致利率倒挂。此外,长短端利差不断收窄,金融机构也会买短不买长,对利差也有影响。

  梁中华:美国降息的话,我们其实可跟可不跟,更多还是从国内自身基本面和政策基调的角度去考量。之前美联储加息的时候,我们有的时候会跟随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象征性的稳定预期和汇率。现在美联储降息的话,其实增大了我们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比如我们公开市场的利率是可以下调的。但考虑到国内经济尽管有经济增速放缓压力,但增速下行并没有那么快,同时要兼顾抑制泡沫、防风险,我们也可以不跟。

  梁中华:美元汇率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反映的是不同经济体经济的相对强弱程度,所以和联邦基金利率没有一致的对应关系。例如这一次美联储开启降息周期,但美元指数还是比较强,原因是欧洲经济风险更大。

  8月2日,中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梁中华做客今日头条《大咖策略会》,解读美联储降息的影响,展望下半年宏观经济走势与投资策略。

  嘉宾简介:梁中华,北京大学金融学学士、统计学双学士,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曾在《China Economic Journal》、《管理世界》、《金融研究》、《南方经济》等一流学术期刊发表数篇学术论文,并担任《管理世界》、《金融研究》等期刊匿名审稿人;此前曾供职于海通证券宏观固收研究团队,所在团队曾获得2017年新财富宏观最佳分析师第四名,2016年新财富宏观最佳分析师第一名,2015年新财富宏观最佳分析师第二名;现任中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梁中华:我们认为美联储的降息周期已经开启,不过短期来看美国经济下行速度还比较慢,尤其是房地产市场还比较健康。虽然美国房价的名义值已经超过07年之前的高点,但是考虑到通胀的因素,实际并没有增长多少,而且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空置率还处于低位,而07年次贷危机爆发时美国住房空置率是很高的。所以尽管美国最近几年的加息导致房地产市场有所走弱,但爆发危机的可能性比较小。而美国主要的风险还是来自企业部门的债务,07年以后,受宽松货币政策的推动,美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点,而美国企业的盈利很大部分来自海外,如果全球经济整体走弱,企业部门的债务风险会有所暴露。往前看,我们认为美联储年内降息1-2次,明年将继续降息。

  问: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是全球无风险利率的定海神针,本次降息对美债影响有多大?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80207

上一篇:广发期货-金融期货策略周报:逆周期政策仍将保 下一篇:北京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近日连获喜讯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