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大冒险鸡毛堆一地 海淀国资为何入局仁东控
分类:北京科技金融 热度:

  

玩家大冒险鸡毛堆一地 海淀国资为何入局仁东控股

  

玩家大冒险鸡毛堆一地 海淀国资为何入局仁东控股

  原标题:玩家大冒险,鸡毛堆一地 海淀国资为何入局仁东控股? 来源:上海证券报

  蹊跷的是,据查郝江波在入主前,身份竟然是北京朝阳区地税局的职员,在该地税局工作了近13年;2015年5月成立柚子资产,除此之外没有参控股企业,也无任何资本市场履历。

  三年时间,两次更名,三度易主,做了10笔资产交易,收到11份关注/问询函件,牛散、资本玩家、地税局职员轮番登场,业绩却毫无起色。这样一家上市公司,北京海淀国资委的入局接盘,有着怎样的考量与诉求?

  过去三年,仁东控股“混乱”不堪——各路资本纷至沓来,股权转让、合纵连横此起彼伏,城头变幻大王旗;上市公司资本运作不断,实施及筹划未成的收购、出售交易多达十数个。不符常理的运作将公司拖入旋涡,问询、关注、处罚频频出现,主营业务却日渐颓靡。

  2016年初,上市公司首度易主:柚子资产(2017年6月更名为“和柚技术”)、健汇投资(2016年12月更名为“民众创新”)、焱热实业及景华接过股权,其中,柚子资产成为彼时的控股股东,郝江波实现入主。

  双方约定,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最长不超过两年。由仁东信息每年向海科金支付2000万元作为托管费。

  首先,仁东控股过去三年股东频繁调整,小股东“合力推新主”、大股东“禅让控制权”这样的离奇戏码不停上演。

  高质押比例叠加股价下跌,仁东控股的股东们当务之急是改善股价,在低位卖出股权会把浮亏变成实亏,每年出2000万元引入北京海淀国资委做实控人,或许能给股价以支撑。

  不仅争夺控股权的商战屡见不鲜,局外人要想入主一家公司,哪怕是个“壳公司”,往往也要掏出不菲的“壳费”。这次,仁东控股却反其道而行之,现控股股东仁东信息让出控股权,非但没有收取费用,反而还向接盘方每年支付2000万元,作为托管费。这一举动非常罕见。

  回溯仁东控股过去三年,各路资本轮番登场,合纵连横真真假假;上市公司收购了低质资产,背负了商誉包袱,还收了一堆问询/关注函件,北京海淀国资委在此时“入局”,显得匪夷所思。

  合计持有上市公司大半股权的郝江波、张永东、景华,为何对张军红如此“宽容”?上市公司掏出真金白银,究竟进了谁的口袋?

  一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能卖多少钱,在二级市场上是有明确价格的,根据公司资质不同,一般在数亿元不等。仁东信息为何放着钱不赚,贴钱把控制权让出去?

  彼时,云驱科技受让10.77%股权的价格为32.43元/股(不复权),到今年6月份浮亏接近40%。根据最新公告,仁东信息(即云驱科技)已将所持股份的56.68%质押,其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的质押比例为100%。

  将一家上市公司折腾成这样,资本玩家们是否能够通过股权转让“一走了之”?一次又一次的易主,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问题?异常的股价、密集的筹码又暗藏了多少利益?

  2018年2月,民盛金科(仁东控股前次简称)宣布,彼时二股东民众创新将其所持10.77%的股权转让给云驱科技,四股东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所持13.82%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云驱科技,后者凭借着上述合计29.9%的股权控制,坐上公司头把交椅,霍东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拿下民盛金科后不久,云驱科技自己就改了名,变为仁东科技(2019年4月又改为“仁东信息”)。为了与控股股东保持一致,上市公司的简称从“民盛金科”变成了“仁东控股”。

  将一家上市公司折腾成这样,资本玩家们是否能够通过股权转让“一走了之”?一次又一次的易主,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问题?异常的股价、密集的筹码又暗藏了多少利益?对于这样的仁东控股,北京海淀国资委急迫入局,背后有着怎样的考量与诉求?

  7月31日,仁东控股发布“易主”消息,海科金通过受让表决权的方式,将可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提升至28.94%,其实际控制人北京海淀国资委将成为仁东控股“新主”,仁东控股2016年来的第三次易主就此开启。

  基于此,海科金高调接盘仁东控股更令人疑惑。作为肩负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的机构,以托管方式获得一家“问题”公司控股权,是否真有必要?在控股权至关重要的A股市场,海科金何以既拿下控股权,还能收取原控股股东每年2000万元真金白银?

  面对控股权被夺走,郝江波非但毫不在意,反而在一年之后,直接将股权让出,巩固霍东的实际控制人之位。而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也非常“配合”地与仁东科技解除了表决权委托,为郝江波将10.97%的股权转让给霍东提供空间。

  2017年6月,景华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等方式,联合多名小股东,将控制的股权比例提升至13.82%;2018年2月,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将上述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云驱科技,将两年前一同接盘的郝江波从实际控制人之位拉下,将霍东“扶上马”。

  郝江波入主后不久(2016年9月),上市公司便宣布斥资14亿元现金收购了张军红持有的广东合利90%股权,并于2017年初再出资1.55亿元收购了浙银资本所持广东合利10%股权;交易完成后,宏磊股份(仁东控股在民盛金科之前的简称)对广东合利实现全资持股。

  2016年初,与郝江波、张永东(健汇投资控制方)一同入场后,景华很快通过旗下两只产品加仓提升持股比例。

  7月31日的公告显示,仁东控股的控股股东仁东信息拟将其所持公司21.27%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海科金进行管理,后者借此将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提升至28.94%,海科金的实际控制人北京海淀国资委将成为仁东控股“新主”。

  张永东的身份与过往经历令人疑虑。据查,张永东曾是民信金控(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与上市公司曾用名“民盛金科”颇有异曲同工之处,广东合利也与民信金控同在金融行业。此前,张永东曾因违规买卖辉煌科技,于2015年9月被证监会行政处罚,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68.61万元的罚款。

  再次,三年折腾,上市公司已成“问题生”。2016年至今,上市公司共收到11份深交所关注/问询函件,行政处罚、通报批评屡见不鲜。公司主营业务却毫无起色,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负,2018年有所盈利,却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如今,Wind数据显示,和柚技术的质押比例为97.48%,民众创新的质押比例为100%,景华质押率为38.78%,另有多名股东榜上的小股东质押比例超过90%。

  如此大额的交易,公司没有选择股份支付,而是采用现金,更离谱的是,张军红一开始并未对广东合利的业绩作出承诺,后来迫于监管机构的压力才给出承诺,2017年、2018年合计为3.32亿元。然而,2017年、2018年广东合利均未完成业绩承诺,可只需补偿约1.39亿元,这意味着,张军红将不良资产卖给上市公司,非但不用承担责任,最终还赚了12.6亿元。

上一篇:协同“风”起人才资金技术加速涌动 天津谱写发 下一篇:金一文化总经理辞职 周凡卜接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